数点寒鸦

请不要关注

【苏章】殊途

一片伤心画不成:

小孩x妖怪😂
一个中二的脑洞:
五岁转世阿苏遇到一只猫妖……(。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
天地苍茫,有千亿之鬼。去神更远,去鬼而近。天下凶凶,不可得知此。



2
天有三奇日月星,通天透地鬼神惊。


凶神恶煞鬼来临,地头凶神恶煞走不停。


月黑风高夜。


阴气浓重,万鬼显形。


不速之客来访,莫睁眼。


现下子夜时分……


床上的被子动了动,是还未入睡的孩子翻着身。被风吹开的窗子嘎吱作响,小孩终于忍不住坐了起来。


“笃笃笃……”


黑暗中突然出现第二双眼。


不速之客。


“你是谁?”稚嫩的童音,惊恐的语气。


来者幽幽飘到孩子身边。


“还没睡觉啊,小孩……不怕被妖怪吃掉么?”


是一只猫妖。


小孩睁大眼睛,颤巍巍伸手,小心翼翼碰了碰猫妖的耳朵。


“呵。”妖怪阴阴一笑,哄道,“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,我就……”


“好软!”毛呼呼的。


“……”


身为鬼怪的尊严收到挑衅,猫妖却可耻地觉得那小手摸得很舒服,连忙退开整整衣襟。


“咳,那个……在下姓章名惇字子厚,你就叫我名字好了。”


“喵喵!”小孩扑了上来,环住他的脖子,“章喵喵,章喵喵……”


“不许这么叫!”


“喵喵……”伸出手摸摸猫耳。


“……好吧。”



3
小孩名唤阿苏,不过五岁的年纪,却是聪敏不同常人,邻居们都说这孩子将来说不定才比苏轼,定是人中龙凤。


章惇听了很不爽。


才比苏轼?


怎么说他章惇也是前朝宰相,好歹曾得哲宗赞上一句“器博而用远,宝茂而声宏”。可这偏僻的小县城中苏轼的大名如雷贯耳,却无人认识他章惇。


“小孩,你知道苏轼吗?”他问阿苏。


“知道啊!阿爹说东坡先生的才华举世无双!”


“瞎说!你爹说什么就是什么吗?”妖怪气闷,“你读过他的诗吗?”


“当然读过!”


但五岁的孩子还未入私塾,读过未必背过,章惇有心要为难他:“那我考考你,明月几时有……”


“把酒问青天!不知天上宫阙……”小孩叽里呱啦竟背了起来。


倒真下了功夫!


“不错,那这首呢——圣主如天万物春。”


东坡那家伙作了那么多诗,我就不信你首首都已背了下来!妖怪气哼哼算计着。


“唔……”果然,阿苏皱起眉,“这首没听过,喵喵你教教我吧。”


“哼,想学啊?”


重重点头。


“叫我的名字。”


“章惇!”


“再叫两声。”


“……你戏弄我!”



4
小孩觉得很生气——他诚心求教,却被这妖怪如此戏弄。“喵喵”难道不好听吗?一天到晚忽悠自己叫他的名字,不知有何阴谋!


妖怪觉得很冤枉——他真心请求,却被那小孩这般误解。再唤两声又会如何?这么不听话,半点求学的诚意也没有!但是……


寄人篱下,不得不低头。


“阿苏,喝口水。”


“好。”


“阿苏,吃颗糖。”


“好。”


“阿苏,用膳了。”


“好。”


“阿苏,叫我的名字。”


“不要!”


……啧。



5
阿苏发现,喵喵喜欢说瞎话。


比如……


“其实,我比你那位东坡先生厉害多了。”


“……”怎么可能。


“我跟你讲啊,我考过两次进士!”


“……”鬼才信。


“想当年我才华横溢,出口成章,连续两次中了进士……”


“为什么要考两次?”


“这个……”妖怪突然一哽。


因为第一次他的侄子考了状元。


彼时他尚且年轻气盛,最是心高气傲的年纪,怎会甘心屈于晚辈之下?当即扔掉敕诰回了家……


这样的原因,如何好解释?


“我就知道你又戏弄我!臭喵喵!”阿苏嚷嚷,捉住破绽一般。


“真的!反正苏轼是不如我的。”


“鬼听你胡说八道!”小孩炸了毛,张牙舞爪要揪猫妖的耳朵。


章惇见状只是笑笑,悠哉悠哉躲过阿苏的魔爪。


“不听算了。”


那时他任商州推官,苏轼为凤翔幕佥,在山寺里喝酒。二人酒狂,勒马同往要去观看老虎。然而离老虎还有数十步时,苏轼说:“马都受惊了,别靠近了。”他却不听,瞧着这老虎觉得并不甚凶猛,于是取一铜沙罗,在石头上攧响。果然,老虎受惊,狼狈逃去,他得意洋洋回头对苏轼说:“你一定不如我!”然后看着那人无奈的脸色哈哈大笑。


真是……年少轻狂 。


可是此去经年,那段倥怱的岁月,都早已随着人的逝去烟消云散,唯剩下一只鬼怪固执地守护。


千种风情,更与谁人说?



6
“叫我的名字,小孩。三遍就好,我保证不是耍你。”妖怪轻声蛊惑着。


“哦,喵喵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妖怪很执着。


小孩很倔犟。


一“老”一少,一人一鬼。不得不说,这二者在某些地方的性子实在是相像。尽管看似处处不对盘,无形之中还是透着默契。


偶然?还是缘分?


冥冥之中,命运的红线早已将二人捆在一起——


他们注定纠缠不清了。



7
变故发生在新年。


阿苏爹病了。


这病来势汹汹,起初只是头晕目眩脚底打绊,谁知不过几天就闹得下不来床,县里的大夫问了个遍,硬是探不出究竟。


只苦了阿苏小小年纪,撑着身子日夜照顾。章惇默默看着,在没人注意的地方握紧了拳。


“倒还有个法子……可以救你爹。”章惇拍拍阿苏的肩膀,安抚道。


此时阿苏早已没了主意,浑浑噩噩圈住章惇的臂膀,抓住救命稻草一般,哭道:“怎么办?章惇,求你救救我阿爹!章惇,章惇……”


妖怪却愣住了。


他没想到,自己竟是以这样的方式得偿所愿。


——不是“章喵喵”,而是唤了他的名字。


章惇。



8
天下一生之中,自有千亿之鬼。去神更远,去鬼而近。天下凶凶,不可得知此。


今记其真名,使人知之,一知鬼名,邪不敢前;三呼其鬼名,鬼怪即绝。


三呼鬼名,鬼怪即绝……


章惇想起曾有一人拊着他的背对他说:“能自拼命者,能杀人也。”


说的倒是极准。


拼命者,杀了人。


杀人者,亦拼了命。


他终是将命拼了去。



9
意识在流失,章惇看到阿苏怔怔望着自己,五岁的孩子懵懵懂懂不知发生了什么。


他轻笑——


“子瞻啊……”


你本是下凡历劫的神仙,功德圆满本该得道飞升。但那元祐党人碑生生困住你一魂一魄,残破的灵魂,不得不堕入轮回,尝尽人生至苦。


而我死后徘徊奈何桥下,岁岁年年等待你的转世。


我问你——过得如何?


第一次,你说你名唤阿苏,少而早慧,邻里皆赞你来日必是东坡第二。然而六岁丧父,虽幸得亲戚收留,却遭逢战乱。这一世,你颠沛流离,无人相伴。


第二次,你说你是宰相家的长女,风华绝代,才貌无双。然一朝嫁入皇家,从此深陷泥沼。你厌恶后院腌臜,却不得不染上污泥。这一世,你郁郁寡欢,含怨而死。


第三次,你说你是苏门第一侠客,恣意江湖,快意恩仇。可后来倾心县老爷的女儿,从此茶饭不思、辗转难眠,但官家的女儿又怎会与一江湖人相伴终生。这一世,你求而不得,郁郁而终。


第四次……


生、老、病、死、爱别离、怨憎会、求不得,生生世世,无休无止。


我本以为我会感到痛快,但是,我突然发现,我已忘了自己为什么会恨了。


「子厚奇伟绝世,自是一代异人,至于功名将相,乃其余事。」


功名将相,乃其余事……


至始至终,放不下的只是我一人而已。


我开始慌了,惶惶寻了位鬼差,怒斥其为何坐视得道之人碾转尘世。那鬼差听罢指着我——


“根源,在汝。”


我突然失了声。


是了,元祐党籍碑上三百多个名字,为何偏偏困住你苏轼的魂魄?


一切,不过是因为当初我一个人的执念。


怎么办?


逆天改命。


怎么改?


以命改命。


于是化作一只猫妖,我回到你转生的第一世,诱你唤我的名字,以了却这根源。


源灭,缘灭。


如今,你总算可以安安稳稳度过此生,便去做那快活神仙。


而我……
只留史书上一个名字罢。



10
第二天,阿苏爹的病突然好了,没事人儿一般,邻里都说这病来去得蹊跷,怕是鬼怪作祟。


鬼怪?阿苏一愣。


恍惚中似看到一只猫妖 ,一袭白衣气质出尘,飘飘然有仙风道骨……


他姓章名惇字子厚,阿苏却不记得这是谁。



11
崇宁五年正月,天降彗星,元祐党人碑突遭雷击,破而为二。


时人云,此上天降怒也。